• 长生狂婿陈长生苏凝雪by真假和尚在线阅读

    主角:陈长生苏凝雪

    作者:真假和尚

    发布时间:2021-10-14 06:20:10

    长生狂婿陈长生苏凝雪by真假和尚在线阅读

    让人唏嘘的言情小说《长生狂婿》给大家整理好了,真假和尚 笔下刻画的人物陈长生苏凝雪非常之真实,小说感染力很强。

    老爷,阿古心中有愧。

    您当年要找的那个女子,阿古至今未能寻得。

    如今阿古寿元将近,恐怕无法再完成老爷的嘱托了

    华夏,古家宗祠。

    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跪在一面石壁前,低声忏悔。

    石壁上,刀刻斧凿的勾勒着一名身穿布衣的男青年,剑眉星目,豪气干云。

    语毕,老者从怀中掏出一条绢布,颤抖着伸手,一丝不苟的擦拭起了石壁上的雕刻。

    浑浊的双眼逐渐朦胧,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舍,他快死了,以后恐再无法陪伴在老爷左右。

    这一次拜见,或许就是最后一次。

    擦拭完毕,老者小心翼翼的把绢布收拢,然后恭恭敬敬的跪下,再次磕头。

    轰隆隆!

    就在这时。

    一声巨响从石壁内部传来。

    老者低垂的头颅蓦然抬起,眼中流露出浓烈的兴奋和期盼,因为极致的激动,一头须发和五官甚至都出现了颤抖。

    望眼欲穿中,石壁缓缓的朝一侧打开。

    一道年轻的身影迈步走出。

    飘逸的长发,俊秀的五官,朴素的布衣盖不住他身上的出尘气息,晦涩的光线遮不住他眼中流转的星河。

    老爷!

    老者的眼中冒出泪花,带着重逢的喜悦和狂热的恭敬,俯身,拜倒:

    老仆阿古,拜见老爷!

    陈长生伸出手凌空往上一托,无形风动,地上的老者被起。

    下一秒,他剑眉微皱,手腕一翻,掌心已多了一枚丹丸,屈指一弹,这枚丹丸就来到了古丰的面前:

    阿古,吃下去,我为你续命十载!

    老者面现感激之色,却倔强的摇了摇头:能够再见老爷一面,阿古已经此生无憾,这药丸如此珍贵,阿古办事不力,受之有愧。

    陈长生弹指把药丸送入老者口中,接着就迈步朝外走去:

    你且在这里消化药力,我出去走走。

    迈步走出宗祠,温暖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然而陈长生却神情怅然,面现愧色:

    你,到底在哪里?

    五年前,他外出游历。

    却因一场意外,引发了心魔劫,神志不清下,跟一名陌生女子发生了关系。

    醒来之后,那女子已经不见,只在原地,留下一躲刺目的腊梅。

    他心中有愧,闭关前派人查找。

    却没有想到,五年过去,还是音讯杳无。

    陈长生喟然长叹,迈步朝外走去,身形落寞。

    世人都想长生,却不知长生不仅意味着无尽的孤独,更意味着无数次的生离死别。

    数千年来,他埋葬了不知多少亲朋和下属。

    时间的长河下,无一人可与他长久陪伴。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能够像常人一样,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自己的子嗣。

    但这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数千年以来,他虽娶过数任妻子,但却始终一无所出。

    子嗣,不过是空想罢了。

    吱!!!

    陈长生漫无目的,一路往前,不过,就在他离开古家村,走上大路之际。

    一连数辆别克君威,裹挟着漫天烟尘,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紧接着。

    十几名神情凶恶、满脸横肉的黑西装大汉从车上蜂拥而下,把他包围了起来。

    其中为首的一名中年人更是直接来到陈长生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张素描画,照着他比对了一番之后,当即抬手一挥,沉声开口道:

    没错!就是他!带走!!

    陈长生淡淡的瞥了这人一眼,无形的威压缓缓的释放而出:我认识你们吗?

    中年人一愣,接着就是一声冷笑:

    你在这跟我装你麻痹呢,连我们王家少爷的未婚妻都敢动,你的路走到头了!

    陈长生微微皱眉,脸上露出极致的淡漠:王家?没听说过,你们找错人了。

    中年人眉头一挑,神情直接一狞:你小子胆挺肥啊,死到临头了还在这跟我装!没听说过我们王家,那苏凝雪这个名字你应该有印象吧!

    苏凝雪?

    一番简单的推衍,陈长生便立即确定这就是他一直在找的那名女子。

    原来,你叫苏凝雪。

    终于找到你了!

    她现在在哪?带着一抹兴奋,陈长生微笑开口。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一抹狠辣:

    还能在哪,当然是被我们少给抓起来了!

    敢违背跟我们家少爷的婚约在外面偷人,不仅是她,你这个奸夫也别想跑!

    今天你们一家三口,全都要死!

    一家三口?

    我没有听错?

    陈长生浑身一震,古井不波的双眼缓缓睁大,里面透着几分难以置信。

    苏凝雪生下了孩子?

    我的孩子?

    我有子嗣了?

    没有迟疑,陈长生当即掐诀动用秘术。

    果不其然,在百里之外,感受到了一股源自血脉的独有波动!

    子嗣!

    而且还是个女儿!

    陈长生根本无法保持平静,激动的握紧了双拳,脑海间满是巨大的狂喜。

    数千年,整整数千年啊!

    他终于等来了血脉的传承!

    苏凝雪,那场意外,居然为自己带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儿!

    她长的像自己吗?

    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有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她她们母女俩现在怎么样?

    陈长生回过神来,急声开口道。

    中年男人当即一声冷笑,脸上露出极致的讥讽:

    他们娘俩自然会有我们家少爷亲自招待,不过,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乖乖配合,跟我们走!不然的话,小心我们对你不客气!

    感受到对方话语当中的不善,陈长生当即眉头一皱,沉声开口道:带路!!

    永城王家,名下拥有产业无数,势力盘根错节,遍布各行各业,乃是永城是不是的土皇帝。

    此时,永城郊外。

    王家一处私人庄园内。

    一名遍体鳞伤的女子正神情凄然的跪坐在一只狗笼旁,手里紧紧的拽着一只无力的小手。

    狗笼内,一个满脸血污的、面色苍白、口鼻冒血的小女孩,正软倒在地,发出一阵无意识的呢喃:

    妈妈萌萌好难受妈妈爸爸爸爸什么时候来救我们呀

    眼泪瞬间决堤,女子泪眼朦胧的拽紧女儿的小手,哽咽的安慰道:

    萌萌萌萌别怕爸爸一定会来的。

    这是她们母女被抓来的第三天。

    在此期间,她倒是没受什么伤,但女儿萌萌却被那个恶魔王腾飞动辄打骂。

    小小的身躯,满身是伤。

    就在刚才,这个禽兽甚至还想当着女儿的面对她行不轨之事。

    苏凝雪无力反抗,最后关头,是女儿跑过来狠狠咬了王腾飞一口。

    王腾飞当场暴怒,丢开苏凝雪,浑然不顾她的哀求和痛哭。

    毫无人性的,把一个才四岁大的孩子,死死按着地上,照着她的胸口,狠狠的连踹了数脚!

    那清脆的断骨声如同一把把利刃扎在苏凝雪的心头!

    触目惊心的鲜血,不仅染红了地面,更让她的身心一片冰凉。

    此时此刻,面对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的女儿,她撒谎了。

    她怕,怕自己一旦把这个谎言揭穿。

    失去了这个最后的希望,女儿就会彻底离她而去。

    这时,萌萌的身体出现了轻微的抽搐,原本已经失去光彩的双眸,回光返照般的重新亮了起来:

    爸爸要来了吗?萌萌好想他啊,想了好久好久

    小朋友们都说萌萌是个没有爸爸的小孩子但萌萌知道爸爸一定会来找萌萌。

    妈妈萌萌看到爸爸了爸爸来了

    充满希冀的呢喃声,越来越弱,萌萌才刚变得有光彩的面色,肉眼可见的变得暗淡。

    她努力的抬起另外一只小手,伸向光照进来的方向。

    就好像,她的爸爸就在那里似的。

    眼皮缓缓的垂下,希望的目光,逐渐被遮盖。

    萌萌女儿!!!

    不要睡!不要!!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你爸爸一定会来的!你坚持住啊

    苏凝雪崩溃了,她猛的仰起身,重重磕头,同时声嘶力竭的喊道:

    王腾飞!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我求求你!求你快点找人来救救我的女儿!

    她快要死了啊!

    关键字: 长生狂婿 陈长生苏凝雪 真假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