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迟日江山暮免费小说

    主角:沈清筱苏北

    作者:大神

    发布时间:2021-10-13 21:02:39

    迟日江山暮免费小说

    让人唏嘘的言情小说《迟日江山暮》给大家整理好了,大神 笔下刻画的人物沈清筱苏北非常之真实,小说感染力很强。

    大晋王朝的冬,总是极冷的。盛雪纷飞,寒风凛冽,树枝枯损嶙峋,万物一片败景,隐有几分萧瑟凄苦。

    今日,又是阴冷雪日,王府内罕有人至的冷院更显凉薄凄楚,院落里尽是枯枝败沈,便是角落里的野梅都吝啬盛放,悄然落败。

    沈清筱躺在病榻上,身上盖了一层青色粗麻棉被,屋内洋溢着几分暖炉烧尽后的刺鼻味道。

    芍药吃力打了盆水放在暖炉上,捡了几块木头添到暖炉里,还没等直起腰身,病榻上沈清筱剧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

    顾不得其他,芍药飞快从衣袖掏出白色粗麻绢帕,凑到沈清筱唇边:小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芍药

    瞧你,乱紧张。沈清筱虚弱着将芍药手里的绢帕拂开,秀丽的小脸痩骨嶙峋,苍白如纸,凌乱长发散在枕头上,青丝衬的她越发没有血色。

    小姐芍药还欲说些什么,手突然就抖了抖,雪白的绢帕被鲜红的血染红了,夹杂着咳出的血块,触目惊心,当下她的眼泪啪嗒掉了出来,小姐,您都咳血了,身子骨本就弱,哪能这般折腾

    芍药,沈清筱只觉自己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痛,似有人拿着匕首一下一下削她心尖上的肉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我无事。

    怎会无事芍药拿过一旁的暖袋放在沈清筱胸口煨着,小姐,您给王爷说几句好话吧,他待您那般好,定然会把您从这冷院里接出去

    芍药口中的王爷是苏北,是当朝靖元王,当今圣上七子。芝兰玉树出尘绝艳,他是风流才子,更是治世能人。

    只是待她那般好?沈清筱听着,本枯井一般的双眸动了动,如死水微澜,他待她不过只是王爷对王妃的好罢了,给她权势,地位,金钱。

    她是他的妃,仅此而已。若是旁人坐在她的位子,他也会待旁人好的。更何况,这个位子,是她央着一国首富的爹找陛下求来的一纸婚书,是她逼着他娶她的。

    而他,心底是有旁人的,她以为嫁与他后,他与她举案齐眉,他带她北游南巡,他予她权势地位,是因为爱。

    然而不是,他不爱她,分毫没有。

    沈清筱想过的,即便不爱,他若是一直待她好,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也是愿意的。

    可是!在她为妃三年后,他纳了侧妃柳如烟,那个酷似他心上人的美人儿。

    于是,她嫉妒了,她想要将柳氏推入莲池,要她永远消失在苏北身边。可还没等她动手,柳氏便自己掉了进去。她看着在莲池里起起伏伏的柳氏心中唯有快感。苏北赶来了,他把柳如烟救了上来,他对那女人呵护备至。

    一场大吵,她将手中银簪刺入他胸腹,而她也被罚搬入冷院。

    如今已近一年,二人鲜少见面,亦不愿再相见。

    小姐芍药还在小心唤她。

    沈清筱抬眸,忍着深入骨髓的痛伸手,皮包痩骨的手背细微颤着,抓着芍药小臂:这几年跟着我,你受苦了。

    芍药不苦!芍药使劲摇头,泪却是流的更凶了,小姐,您好生歇着,芍药给你把药端来,净口洁面,您素来爱洁净的

    道完,她将她的手妥帖放在暖袋上,回身在暖炉上的水盆舀了一杯温水,另一手端过烫人的药汁:小姐,您先漱口,再喝药小姐的嘴里,尽是血迹。

    沈清筱听着,却只是摇头,勉强一笑:药还冒着热气呢,先放着吧。接过了温水,漱了漱口,扭头望着病榻旁的阑窗,芍药,我想瞧瞧窗子外头

    小姐,如今天寒

    好芍药,我在这榻上闷了两个月了,便让我瞧上一眼吧。沈清筱眯着眼睛,讨好一笑,双眸眯成一弯月牙。

    芍药一僵,终究拗不过:只一小会儿,小姐当好生抱紧暖袋。

    嗯。

    阑窗刚开一条缝,便被冬风生生撞开来,狂风卷集着飞雪涌入屋内。

    沈清筱呆呆瞧着窗外,好久:芍药,那棵老歪脖子树,还在呢她突然启唇。

    是啊,芍药似也呆了,望着窗外一时连关窗子都忘记,咱刚来时,小姐和奴婢还坐在那老歪脖子树上赏月呢。

    是啊沈清筱应了声,芍药,你说,爹从小就告诫我,这金子最重要了,到头来,我怎得为情落得这副模样她的声音,似是迷茫。

    芍药闻言,似越发伤心了:小姐,您想老爷了吧,等着王爷肯放了咱们,小姐,咱们便给老爷守墓去说到此,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老爷终究财大震主,被王爷亲自剥了身份,贬去江南,却病死在途中。

    等他放了咱们,等他放了咱们沈清筱低声呢喃着,可眼底泪再无控制纷纷砸落,他不会放的,芍药,他不会放的

    被打入这冷院前夕,她找到被她一簪刺伤正被太医医治的苏北,她跪在他房门前,跪了一个时辰,他出来后,她对他重重磕了三个头,只求一苏休书。

    可是他却不放过她,他说她想求一苏休书是做梦,他说他即便死都不会放过她。

    如今,由不得他放过与否了。

    掀开被子,将手规规矩矩交叠放在身前,端正躺在榻上,紧锁的眉心舒展,她安静正姿,眉目恬淡。骨子里的痛,似淡了些,风雪交加的寒也渐渐消失

    小姐,风寒雪冰,不能久开窗,奴婢关了窗子了。话落,已抓住阑窗边沿。

    却无人应声。

    芍药手猛地一颤,阑窗再次被风雪撞开,阴沉天色,呜咽风声,凛冽寒雪,以及榻上,双眸逐渐游离的秀丽女子

    小姐,小姐她哑着嗓子叫着,声音喑哑。

    她终究大限已至。沈清筱静静想着,冷院一年,本一场风寒,谁成想入了肺腑,成了痨病,他倒是为着王府颜面,派人抓药吊着她这条命,可是她却不愿再治了,应付着请来的太医,日日送来的药倒了

    便这般吧,便这般吧她想。

    若有来生,只愿只愿再不作贱自己

    王府正厅一侧书房内,靖元王苏北褪下狐裘披风,露出紫袍蟒服,颀长身姿坐于书案之后,眼前尽是政务折子。

    他当初被父皇早早苏了王,断了皇位后路,谁曾想过,如今父皇年岁已大,皇兄又是废物,而今他为监国。

    今夜本该忙碌,可眼下却不知为何,竟是什么都看不入心。

    爷,侧院柳妃送来茶点的人正在外头候着,说您忙于政事,定然心有疲惫,要您保佑身子。身边伺候的下人高风恭敬道着。

    苏北却是应也未应,手执朱笔,瞧着手下折子,半晌落不下一字。

    爷,后边冷院高风的话还未道完,却见苏北手中朱笔蓦然一顿,一滴馨墨落在折子上,晕染一片。

    高风心底一颤,继续道着:后边冷院那儿有消息,王妃病还未好。

    与本王何干?苏北双眸骤然紧缩,声音冷凝,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语罢,手却不自觉抚向肺腑处,簪伤已好,却不知为何,今日竟在隐隐作痛。

    此刻,书房外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苏北本就无看折子的心思,如今被这喧闹一吵,心底越发烦躁:去瞧瞧。他不悦道。

    是。高风点头朝着门口走。

    门外有两个下人,一站一跪,站着的那人,高风方才就瞧见了,侧院柳妃的下人杜鹃,手里拿着盘膳盒,隐隐透着香甜。

    杜鹃姑娘,王爷今日无用茶点的心思,还是请回吧。高风对着杜鹃挥挥手,杜鹃朝着书房望了一眼,左右这也非王爷第一次回绝,是以朝着身边跪着的女人嘲讽一笑,撑着油纸伞裹紧棉衣走入风雪里。

    高风这才得闲扭头望着跪着的那人,单薄的衣裳在这风雪里着实可怜,风一吹怕是就能将那瘦削的女子吹跑,雪落其身化为水,连一头散乱长发都弄湿了,狼狈的紧,脸色被冻得青紫,手上尽是冻疮,可她却毫无知觉,死气沉沉。

    芍药姑娘,王爷今儿个心情不好,怕是不会想听王妃的事,高风摇头叹息一声,赶明儿我差人送些名贵草药过去,太医说了,王妃这病,得静养

    对冷院,他们自也不敢怠慢的,毕竟普天之下能刺伤王爷、还能让王爷隐瞒下来不让任何人追罪的人,怕只有王妃了。

    高总管,芍药闻言,却仍旧面无表情,她抬首,声音死寂,小姐去了。

    啪——书房内,陡然一声巨响,惹得门外众人纷纷伏首,寒冬腊月,跪了满地的精兵良卫。

    芍药姑娘,你方才说什么?高风觉得自己大抵是听错了,那曾生龙活虎满京城追着王爷跑的女子,怎会说去就去了?

    小姐去了。芍药复又道一遍,泪,砸在雪地之上,打出小小的圆坑。

    高风不知自己如何进入书房的,只恍恍惚惚行到王爷跟前,见到王爷仍旧紧攥着朱笔,仍旧一字未写:爷,方才芍药姑娘说,说

    说什么,他竟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向不耐的靖元王,此刻却没有催促,仍旧一动未动。

    王妃去了。完整的话终于道出来了。

    啪——苏北手心,朱笔断,馨墨溅,手心血渗出,染红了一片纸页。

    嗯。最终,他轻应,拉出去埋了吧。

    却在高风转身离去瞬间随之起身:那女人素来诡计多端,本王定要亲自目睹她入得土中!

    话落,未着披风,人已然行出书房,身形平添几分慌乱。

    关键字: 迟日江山暮 沈清筱苏北 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