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卫东关月玲by正神一小说

    主角:张卫东关月玲

    作者:正神一

    发布时间:2021-10-13 17:19:11

    张卫东关月玲by正神一小说

    《一梦回到了1978年》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退婚?前世不记得有这么一出,这些人是谁?来我家跟谁退婚?人群里有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见张卫东看她,慌忙藏在那中年男人背后又探头探脑看他。

    退亲?为什么?张良川脸气得通红,他显然知道对方的目的,被人上门退亲,面子都要丢光了。

    走在前面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拉了拉那女人的手,咳嗽了一声说:良川,我家从珍过继给她姑了,以后要去城里,她姑觉得孩子还小,婚事不能随便定了......他话还没说完,中年女人就把他推到一边,居高临下看着张良川说:跟一个窝囊废费什么话?实话跟他说吧。

    说话太不客气了吧,窝囊废,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我居然有娃娃亲?张卫东觉得不可思议,上辈子怎么一直没听说过呢?

    中年女人指着呆呆地张卫东鄙夷说:就是他吧,一看就是没出息的泥腿子,我侄女跟了我以后是城里人,就他这样的怎么能配得上,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们说一声,婚事不作数了,你们别妄想了。

    被退婚已经是够耻辱的事了,来退婚的又是这个态度,真是让人一巴掌呼在脸上,生疼,张良川别的都无所谓,就是要脸,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他对家里人狠,在外人面前却很怂,气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关月玲正好赶到,走到几人面前冷笑说:姓任的,当初是谁快饿死在我家门口,是谁死皮赖脸要跟我家结亲的。

    一会的功夫,门前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五叔张暮秋说:当初就该饿死这个狗东西,没良心。

    任姓中年男人神情尴尬。

    中年女人说:说这些没用,新社会新国家婚姻自由,不管你们同不同意,从珍都是要退婚的,娃娃亲这种封建残余根本就不该保留。

    退婚可以,把那个狗日的命留下来。

    四叔张老黑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他其实才二十岁左右,只是人高马大样子又丑得吓人才被大家叫老黑,一下蹦到姓任的一家面前。

    中年女人吓得退了好几步,声色俱厉地说:真野蛮,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就让你进局子。

    村民看不惯她的嚣张,拱火说:老黑,她欺负你家没人呢。

    张老黑怪叫一声就往中年女人跟前蹦,关月玲喊了一句:老四,行了。

    中年男人说:大妹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卫东嬉笑着走出来,拍了拍张老黑说:四叔,你真厉害。

    四叔傻笑,他才又对那个姑姑说:你们看不起我,那就退吧,妈,定亲的时候下过礼吧,那可得要回来,不能便宜别人。

    人群里有人笑说:咚咚,你媳妇都跑了,咋一点不在意。

    要什么媳妇,我觉得一个人过挺好的,你说是不是,任从珍?他挤眉弄眼看向了小姑娘任从珍,那姑娘居然对他笑了。

    村们欢快地笑了起来说:她姑,你看你侄女可是喜欢我们咚咚呢,你真要拆散他们吗,你忍心吗?

    中年女人瞪了女孩一样不耐烦地说:关月玲,你说句话,这个亲到底退不退?

    我本来就不同意这么亲事,你们还看不上我儿子,我呸,我还看不上你们呢,今天你不退我也要退。

    你说的,你可不要后悔。

    中年女人慌忙说道。

    张卫东说:任丛珍,是你要跟我退婚吗?

    小姑娘迷惑地看他一眼说:姑姑,咱们不退婚吧,小哥哥很好啊。

    本来屈辱的北洼村民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这下好了,屈辱感完全被小姑娘赶走了了,她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根本不明白退婚是什么意思。

    那个姑姑觉得丢了脸面,劈头盖脸对着小女孩一巴掌,打得小女孩大哭起来,张卫东说:退就退吧,别打孩子。

    人群轰然大笑说:咚咚,你疼也白疼呀,人家马上就不是你媳妇了。

      

    可能觉得所有的面子都找回来了,张良川也神气起来说:退亲可以,定亲礼也该拿出来了吧,我记得当时给了你们二十块钱,还有四斤糖,五十个鸡蛋,我说姓任的,吃我们的东西也该还了吧。

    这钱可真不少,姓任的没反驳,而是尴尬地向中年女人求救,中年女人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意外地看了一眼中年男人,不甘心地从怀里摸出二十块钱说:大哥你开始也没说,我就拿了这些,关月玲,亲家一场不够的算了吧。

    呵呵,脸呢?没钱充什么大尾巴狼。

    村民冷嘲热讽。

    任家人只好掏自己的口袋,四个人才凑了二块钱出来,互相指责埋怨,北洼村村民看得高兴,不时出言讽刺。

    张卫东说:看任丛珍的面子,剩下的你们明天送过来,我告诉你,要是明天敢不送来,我就拿着大字报去你们村里找你们算账,村里找不到我就去工作的地方找,这天下总有说理的地方。

    村民们没想到张卫东一个七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来,吃惊地窃窃私语,都对他高看了一眼,这哪是孩子,分明是个人精啊。

    中年女人的气焰被连消带打已经所剩无几,走得时候见任丛珍还呆呆望着张卫东不走,气得伸手一扯,把小丫头扯得栽了个跟头,哇哇大哭起来,她也不管不顾,还是中年男人拽她起来,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跟了这样脾气的女人,虽然是城里人,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

    张卫东说:快回去吧,别哭了,再哭你姑就不要你了。

    小丫头哭着追爸爸去了。

    村民又是一阵大笑,张暮秋说:咚咚别害怕,以后五叔帮你找个更好的媳妇。

    张卫东不屑地说:等你不尿床了再说大话吧。

    没错,十六岁的张暮秋还尿床,年纪大尿还多,经常把被子从头尿到尾,当着众人被揭了短,他恼羞成怒捋胳膊挽袖子要揍人,张老黑一声不响站在侄子面前,尿床的无数只好在哄笑中落荒而逃。

    虽然被退亲了,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给他们造成什么耻辱感,隔壁的四奶奶对关月玲说:亲事退了不见得是坏事,姗姗妈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四婶,这门亲我本来就不同意,是他硬要同意的,说任家人好,哼,任家人真是好。

    关月玲还在生张良川的气,这桩亲事是他硬促成的。

    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会这样?张良川还不能接受现实,喃喃自语,不过也没有人管他的想法。

    一场风波在张卫东的插科打诨中,把屈辱降到了最小,任家姑姑可能想不到自己居然栽在一个孩子手里。

    关月玲忧心忡忡看着儿子,张卫东笑说:妈,我还这么小,你不会以为我长大找不到媳妇吧。

    这话说出来着实心虚,前世活到四十岁的他真的没找到媳妇,这个忧伤的消息绝对不能告诉他的亲娘。

    关键字: 一梦回到了1978年 张卫东关月玲 正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