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镇国狂婿苏夜在线阅读苏夜徐沐涵精彩完本结局

    主角:苏夜徐沐涵

    作者:林中飘曳

    发布时间:2021-10-13 16:16:37

    镇国狂婿苏夜在线阅读苏夜徐沐涵精彩完本结局

    东荒,边境战场。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一场激烈的战斗刚刚结束。苏夜摘下阎罗面具,目光深邃而平静,看着染血的大地。无数尸体横陈,还有上万战俘跪地,瑟瑟发抖。他们看着眼前的身着金色战袍的男人,恐惧万分......

    《镇国狂婿苏夜》免费在线阅读

    东荒,疆域疆场。

    氛围中洋溢着浓郁的血腥味,一场剧烈的战役方才完毕。

    苏夜戴下阎罗面具,眼光艰深而安静,看着染血的大地。

    有数尸身横陈,另有上万战俘跪地,瑟瑟抖动。

    他们看着面前的身着金色战袍的汉子,恐惊万分。

    被称为阎王的杀神,乌黑猩红的阎罗面具是他并世无双的标记!

    麾下阎魔军全国无双,百战百胜!

    仅以万人,击溃了他们百万雄师!

    几乎耸人听闻!

    “主帅,战损盘点终了,伤亡不敷百人,大获全胜,不负阎魔军之威名!”一个威武高峻的汉子必恭必敬地走了过去。

    飞鹰,当之无愧的战神,惟有苏夜如许的人值得他如斯尊崇。

    苏夜不只是一尊杀神,更是一名旷世首领,不世帅才,一人可当百万军!

    神州大地,因他而得平和平静!

    来犯戎狄,皆被斩于境外!

    兵马六年,他便得到了数不清的声誉与军功,名震神州,成为史上最年青的主帅,前无前人,后无来者!

    “一切战俘,让他们国度拿钱来赎。通俗兵士,一人百万!军衔每上升一阶,翻倍!”苏夜命令。

    有人愉快惊呼:“那下我们发了,那么多人,我们最少能赚个一百亿……不合错误,一千亿……太多了,算不清晰!”

    “我的手机在哪?”苏夜问讲。

    那一仗,挨了好几个月,通信东西没法利用。

    苏夜有些念家了,念挨个电话归去问问。

    “已经给您拿来了。”飞鹰笑讲。

    苏夜接过手机,翻开霎时,瞳孔骤缩!

    “夜儿,他们的手伸不到队伍,您万万别返来,别回江城!”

    “儿子,不要念着为我们报恩,仇敌远比我们念的要恐怖!”

    “爸爸妈妈很骄傲有您如许一个儿子,下辈子我们还做亲人!”

    “弟弟,大姐念您了,惋惜不能见您末了一面,好好活下往!”

    “……”

    一条条绝笔狠狠地打击着苏夜的心脏。

    不知不觉间,他双目通红,遍及血丝,身材按捺不住地哆嗦!

    “究竟,是怎样回事!”

    他发出使人惊悚的低吼之声。

    滔天杀意囊括而出,在场世人登时如坠冰窖,通体冰冷!

    很快,苏夜看到了一张张照片。

    曾经繁华的苏家,仿佛化作一片废墟!

    一具具焦乌的尸身惊心动魄,惨绝人寰!

    “江城日报:苏家别墅惨遭大火付之一炬,无人幸存,那起不测使人揪心!”

    “啊啊啊!”

    血与泪稠浊着流下,看到了终极成果的苏夜跪在地上。

    “爸,妈,大姐……我对不起您们!”

    “我镇守得了国门,却护不住您们!”

    “我要回江城,杀光一切到场了那件事的人!”

    他参军六年,不曾回过家一次。

    他现在的身份更是最高秘密,家人认为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兵。

    原来,那一仗完毕,苏夜筹算枯归故乡,歇息一段工夫。

    未曾念,凶讯传来。

    飞鹰等手下闻声了苏夜的话,无不暴喜!

    “主帅斩尽内奸,就换来如许一个报答?”

    “主帅,带我们杀归去吧!”

    “有些人,不配具有那承平乱世!”

    “活该啊!我念杀人!啊啊啊!”

    “……”

    杀意充溢在那片六合间,上万俘虏皆胆怯!

    苏夜徐徐看背他们,声响非常的热漠:“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若非他们垂死挣扎,大概他无机会挽回那统统!

    侵犯者,活该!

    “是!”

    阎魔军齐吼,振聋发聩!

    霎时间,人头滔滔!

    阎王一喜,伏尸百万!

    一天后,江城墓园。

    苏夜站在墓群前,眼神悲戚。

    他已经沉着上去,但杀意没法散往。

    飞鹰冷静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苏夜问讲:“查得怎样样了?”

    飞鹰讲:“禀告主帅,火警发作在一个月前,媒体声称那是一路不测,但现实上面前表现出了好几个权力的影子。”

    苏夜:“哪些权力?”

    飞鹰垂头:“还在查询拜访中,很快就会有成果,今朝有一个动静,主帅听了大概会难受一点。”

    “说。”

    “您的外甥女,宋欣欣,在火警时期待在她父亲家属中,因而遁过一劫。”

    苏夜身躯一震,回想起参军前夜,阿谁呱呱坠地的心爱女婴。

    他不由得落泪,重重颔首,“好!好!”

    飞鹰持续讲:“别的,您的两个SZ,也没有遇害,当晚她们都回外家了。不外,那仿佛并不是偶合。”

    苏夜神采一热,“若是她们也到场了那件事,我会让她们懊悔离开那个世上!”

    “苏家人的后事,也非她们在劳累,而是一个名为缓沐涵的女子挨理的。”

    “沐涵……”苏夜眼中表现出一缕柔情,堕入回想。

    缓沐涵是他的初恋女友,大教期间了解。

    原来两人已经发证,行将踏进婚姻殿堂。

    但在某种缘故原由下,他不能不连夜从军,只能渐渐辞别。

    “我会不断等您。”

    “我必然还您一场世纪婚礼!”

    那是两人留给相互的誓词。

    就在那时,一个身段细长,面貌尽美的女子捧着一束陈花走来。

    她身脱洋装西裤,气量老练,紧致的洋装西裤凸隐出诱人曲线。

    苏夜第一工夫认出了她。

    “沐,沐涵!”

    缓沐涵盯着苏夜,黛眉紧蹙,目露迷惑:“苏夜?”

    “是我!”苏夜上前就念拥抱她。

    谁知对方发展一步,美眸中表现出一丝让苏夜感应目生的热漠。

    “六年了,事过境迁,您才返来。”

    苏夜心中一痛,讲:“沐涵,我有心事……”

    缓沐涵嘲笑:“心事?是甚么心事,让您扔下我整整六年?是甚么心事,让您眼睁睁看着亲人逝世往?怯夫!”

    苏夜念要注释,倒是易以启齿,吐出嘴的只要三个字:“对不起。”

    缓沐涵叹了一口吻,显露出浓浓的绝望,“您好自为之吧。”

    放下花,她没有多看他一眼,便回身拜别。

    苏夜念要挽留,刚伸脱手,就僵在了半空。

    他看到,一个漂亮的汉子迎了上来,缓沐涵浅笑着上了对方的车。

    对方瞥了苏夜一眼,似笑非笑。

    那一刻,苏夜心满意足。

    莫非,曾经誓词只是个笑话么?

    关键字: 镇国狂婿苏夜 林中飘曳 苏夜徐沐涵